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厦大94岁教授潘懋元获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全国仅10人

发布时间:2021-01-20 19:32:02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94岁的潘懋元主要研究高等教育,被誉为“中国高教界一代宗师”

■为今年最老的“全国教书育人楷模”,现仍亲自给20多位博士生上课

94岁的厦大教授潘懋元。

94岁的厦大教授潘懋元获得2014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全国只有10名,他是研究高等教育的,被认为是“中国高教界一代宗师”。

教育部昨日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了2014年度教书育人楷模推选结果。由教育部主办的这个评选,先是通过网络投票, 64位候选人共获得700多万张选票。接着,按照以师德表现、教书育人工作实绩为衡量标准,推选委员会在结合公众投票情况、充分讨论酝酿的基础上,进行了无记名投票,最终产生了10位“全国教书育人楷模”。

教育部发言人昨天说,潘懋元是今年最老的“全国教书育人楷模”。

【故事1】

15岁开始当老师,从小学教到大学

潘懋元15岁就当老师,从小学生教起,接着是中学生,后来是大学。15岁时,初中毕业的他在家乡的一所小学当老师,教三年级国文和算术。不过,第一次上课以失败告终。潘懋元说,其实,事先我花了很多心思备课,准备了很多材料,也定了计划。结果到上课那天,一上讲台就紧张,才讲了十几分钟,就将备课的内容全部讲完。

学生们见老师没话可说,就开始在下面叽叽喳喳、打打闹闹。潘懋元曾对本报回忆说,当他转身到黑板上板书时,孩子们就朝他扔东西。不愉快的教学经验使潘懋元觉悟到:应该要有教学方法,这被认为是为他后来研究打下伏笔。

潘懋元在读高中、上大学时,一边读书,一边教书。他当过小学校长,潘懋元是演武小学前身、厦大附属小学的第一任校长;做过中学教务主任,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出任厦大副校长。

【故事2】

“一代宗师”1980年代创设学术沙龙

潘懋元的名字,和中国高等教育联系在一起,这里有个背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高等教育并没有独立门户,潘懋元却已经意识到,“不能把大学生当成小学生、中学生一样来教育”,大学必须要有自己的教育理论,他倡议建立高等教育学新学科。应该可以说,高等教育学在中国作为独立学科,潘懋元功不可没。

教育部发布的事迹介绍,称之为“中国高教界一代宗师”,“我国高等教育学科的倡建者和奠基人”——1983年,潘懋元出版了《高等教育学讲座》,这被认为为第一本《高等教育学》的诞生和中国高等教育学学科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第一部《高等教育学》在1984年出版,标志着一门新学科“高等教育学”的诞生。

他还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创设了一种课外学习制度——周末学术沙龙。每周六的晚上,他准时在家里接待他的学生,没有课堂上的正襟危坐和刻板拘谨,大家畅所欲言,既谈学问,也谈人生。

【故事3】

培养出四个好儿女,长寿有秘诀

潘懋元的生活,也颇有传奇色彩。他和大学同班同学结婚,共同养育三男一女。女儿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三个儿子,一位是现任市政协副主席、曾任副市长的潘世建,一位是曾任厦大副校长的潘世墨,一位是厦门城市职业学院前党委书记潘世平。

不过,他的孩子说,父亲“对待学生像子女,对待子女像学生”——他花在学生身上的时间,要比花在子女身上的时间多得多。

这位小个子男人不乏“英雄往事”——76岁时,他还做俯卧撑,一口气能做20多个,是那种“脚架在高处”的;82岁时,他登上了海拔5020米的西藏米拉山,到达山口,已是空气稀薄,潘懋元下车抽了根烟,照了张相。

潘懋元的长寿之道可能在于:他特别会睡,挨上枕头不到两分钟,他就能呼呼大睡。有一次去医院体检做B超,他居然也睡着了。

【对话】

“我常动脑筋 所以不会老”

潘懋元说,一生最欣慰的是“名字排在教师行列里”

在获知潘懋元获奖的消息后,昨天傍晚,我往他家里打了个电话。一位男人“喂”了一声,自报家门后,我毫不犹豫地说:请找下您的父亲潘懋元老师。电话那边停顿了几秒,男人说:我就是。

这就是94岁的潘懋元,个头不高的他因为年龄的增大,背越来越驼,他有一副轻快的嗓音,总是习惯性地不断眨着眼睛。

昨天,我们和这位全国最老的“全国教书育人楷模”进行了一个简短、坦承而有趣的对话,关于他的年龄和得奖。

记者:您知道您成为“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听说是最老的。

潘懋元:其他的我不知道,最老的我知道,这是事实。

记者:高兴吗?

潘懋元:说不高兴,是假的。但是,我真的是感觉负担很重——最近我实在忙得不得了,省里组织一帮记者来采访我,明天,我还要到北京去接受电视台采访,过几天,又要到北京领奖。但是,我马上要上课了,我得马上备课,我有压力啊!

记者:您现在还得亲自上课?

潘懋元:我要给博士生上课,我还有20多位博士生。

记者:您都上了几十年的课,还要备课?

潘懋元:当然要!年年都要备课,你才能把新知识、新问题加进去。

记者:恕我直言,关于您,一些人有怀疑:94岁的老人还能教书,他的头脑还是清醒的吗?

潘懋元:如果你从没有间断教书、读书,经常动脑筋,那么,你的头脑就不会老。94岁的人会老,就是因为他没有经常开动脑筋。

记者:那您觉得您现在和年轻时一模一样?

潘懋元:当然不一样!我工作的效率低了,以前一天能写个上万字的东西,现在吭哧吭哧,一天也只能写个两三千字,但这是自然规律,不可抗拒。

但是,还是有一些事可以改变,譬如说,你随时要警惕自己太罗嗦,特别是当老师的更要注意:你是要教学生简单明了,你自己怎么能罗嗦呢。

记者:这是您获得的最大的奖吗?

潘懋元:我从未去想这个问题,我一生最欣慰的还是:我的名字排在教师的行列里,如果没有学生,我会很寂寞的。

深圳第三人民医院挂号预约

安徽儿童医院预约电话

济南妇幼保健院预约电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