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利率市场化提速贷款利率下浮空间扩大

发布时间:2021-01-07 14:43:57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利率市场化改革或将再进一步。

作为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步骤,贷款利率的下浮空间或将扩大,可能性较大的一种说法是由目前在贷款基准利率基础上下浮10%扩大至下浮20%。

在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当前金融促进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国办三十条”)中,在“落实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促进货币信贷稳定增长”方面要求,发挥市场在利率决定中的作用,提高经济自我调节能力。增强贷款利率下浮弹性,改进贴现利率形成机制,完善中央银行利率体系。

虽然一些大行财务部门负责人均表示,所谓“增强贷款利率下浮弹性”,目前尚未收到更为具体的信息。但多位上市银行人士称,利率市场化改革正在推进之中,扩大贷款利率下浮空间乃是必然趋势。

2月4日,央行一位内部人士直言,现在是扩大贷款利率下浮空间的最佳时机,“因为不可能在经济过热加息周期推,那样对市场的冲击会更大”,综合考虑,年内可能有所动作。

此前,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的下浮空间已经扩大至30%。但很多银行人士坦言,在当前经济基本面较为困难的背景下,扩大全部贷款利率下浮空间,将对银行形成很大的压力。

“如果全部贷款利率下浮幅度增加,相当于利率市场化进程明显加快,对于银行业整体的息差水平,会有进一步的巨大负面影响。”海通证券(600837)研究员如是说。

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速?

实际上,企业界对下调贷款利率下限的呼声更强。

“在一些调研中,有企业反映,虽然国家调整了存贷款利率,进行降息,银行也遵照执行,但由于银行贷款利率上浮的情况较多,实际上企业感受得到的降息好处还不是太多。因此,有一种呼声说,要想办法下调贷款利率的下限。”2月4日,一位金融监管专家称。

但这位金融监管专家直言,将减轻企业财务负担的希望寄托于扩大贷款利率下浮空间,乃是一个误区。其理由在于,当前呼吁希望能够减轻利息负担的,大部分是财务比较困难的企业,往往经营状况不佳,盈利下滑,甚至亏损;“但如果采取贷款利率下限扩大至20%的政策,得到好处的往往是财务状况非常好、信誉度比较高的企业,因为银行是根据风险来定价,而现在比较困难的企业,利息负担不会有明显的减轻”。

所以,虽然没有听到类似传言,但一位中小上市银行高管更愿意将扩大贷款利率下浮空间,理解为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步骤之一。

央行相关人士认为,银行以前主要依赖息差的格局应该改变,应该向经营、服务和产品的多元化转变,而在当前利率浮动受限的情况下,不利于银行的服务和产品的多元化。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也持相同观点,他表示,此前央行将利率市场化改革列为今年重要工作之一,而存贷款利率浮动自主权的扩大其实是利率市场化中间的一个环节,“只是说是不是一定能确认会在现在推出”。

“如果确实推出,可以看成是央行试图利用市场的手段来寻找所谓均衡利率的一种努力。”鲁政委续称,“现在都说由于物价回落或者通缩压力大,理论上要求央行继续快速地降息,但事实上利率已经离改革开放后的最低水平只有一步之遥,此时央行可能需要知道这个底线会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实际上,“利率市场化是央行早有的打算,也早在内部形成共识,只是一直在等待一个时机。”前述央行内部人士直言。

前述中小上市银行高管称,在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报价推出后,央行希望商业银行可以按照Shibor报价加点、减点来进行定价,以逐步淡化利率下限的概念。

“中国目前还没有完成利率的市场化,企业贷款利率较高,利润也较多,而零售业务由于运营成本较高,收益期较长,反而利润较少。”前述海通证券研究员称,如果未来按揭贷款下浮30%的政策持续,那么零售业务对于银行利润的贡献将大幅下降,银行发放零售业务的动力将大幅下降,很明显这是违背银行业长期发展方向的。

所以,海通证券研究员指出,“如果政府不希望现在的利率结构会阻碍银行发展零售业务,那么存在扩大全部贷款利率下浮幅度的可能,即把其他贷款的下浮幅度从10%扩大到20%甚至更大的水平”。

推出时机之辩

目前是否是扩大贷款利率下浮空间的有利时间,各方存在一定分歧。

前述央行内部人士称,当前是推出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有利时机。上述海通证券研究员也表示,在经济下行周期中,以扩大贷款利率下浮空间的方式推行利率市场化的方式,一方面降低实体经济的财务费用压力。另一方面可以促使银行为了保持息差,更多的向中小企业贷款。

“在经济上升时期银行根本不需要所谓的风险定价能力,而在经济萧条期,只有真正的实现信贷利率市场化,才能有效提高风险定价能力,还可以有效控制银行成为政府的‘第二财政’。”一家城商行对公业务人士直言。

但贷款利率下浮空间扩大将直接增加银行的盈利压力,这也是一些银行人士的担忧所在。

“总体来说,信贷规模放开后,最近很多大型项目的贷款利率都是下浮的,上浮几乎不可能,因为项目比较大,银行在谈判中处于相对弱势一方,一般是下浮和基准。”2月4日,一家大型银行研究部门人士说,今年,银行业比较困难,利差迅速收窄,而中间业务又看不到有迅速发展的空间;“如果再扩大贷款利率的下浮空间,银行压力更大,所以,目前不是很好的时机”。

但上述城商行对公业务人士称,虽然大项目的贷款利率低,但其风险也是很低的,所以,定价只要比资金成本高,银行就有得赚,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国有银行在拼大项目的原因,而且目前信贷增幅比较厉害的都是国有和政策性银行。

“当年,在香港刚放开存贷款利率的时候,银行的资金成本一下子提高了,但是贷款利率却下来了,这样造成息差最低的时候缩小到只有2.25个基点,很多小银行都被淘汰出局。”建行一位人士称,“后来成立了银行公会,大家协商了一个基准的利率水平,才维持到1.25%的息差”。所以,他认为,一旦放开存贷款浮动空间,如果银行定价能力不能快速提升,很可能淘汰一些银行。

风险定价能力大考

利率市场化对于商业银行最大的挑战在于风险定价能力。对此,央行人士认为,对银行的风险定价能力的建设已经连续了3年,通过对Shibor的推动和以Shibor为基础的产品定价的推动,银行已经拥有了一定的定价能力。

前述金融监管专家称,“利率市场化改革需要稳步推进,这就要求银行自身要提高风险定价能力,减少恶性竞争,鼓励做银团贷款。”

银行业迎战利率市场化的利器正是内部评级法。

“在贷款定价方面,银行所做的准备主要是通过债项评级(内部评级法的概念),然后根据评级结果,对客户进行定价。”前述上市股份制银行人士称。

在2009年工作会议上,工行高层提出,要实施更加精准的定价机制,大力提高信贷综合收益水平。工行表示,要进一步将内部评级法成果全面应用于贷款定价管理以及信用审批、经济资本计量等风险管理的全过程,更加精确地平衡风险与收益。

虽然内部评级法在建模方面已不存在问题,但有效数据的缺失乃是当前的一大问题。“因为原来的贷款利率都是官价,不是市场化的利率,这些数据不管用。”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坦言。

而在运用Shibor报价作为定价基础方面,目前也存在一定的困难。

“主要问题是缺乏一个完整的收益率曲线,可能在某个品种上,会形成一个市场化价格,在其他品种上,就很难形成市场价格。”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直言。

他指出,目前Shibor报价除了7天品种以外,其他价格均无法作为参考,有些失真;数据失真的原因是目前人民币市场的交易量不够大,交易主体不够多样性,大的交易主要是几家银行在倒来倒去,而且衍生工具很少。

(本报记者胡婧薇、王芳艳对此文亦有贡献)

上海的人流医院哪家比较好

南京皮肤科医院哪个好一点_黄褐斑与雀斑的区别

上海哪里看肾病医院好

南宁治疗肛裂需要多少钱?

上海中医院名老中医门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