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谷逢白蛇挡路[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52:24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有一李老汉,跟俩儿子李辉和李铭到城里贩卖草药,赚些钱财。由于此次带的草药多了些,等买完发现已到酉时。李老汉便和俩儿子匆匆收拾行李,往家赶了。

三人走到村子附近一招摇山山谷,这座山,三人很熟悉,李老汉经常带着两兄弟来此采药,山上不仅景色优美,更难能可贵山上生有很多珍稀草药,而李老汉一家卖的大多草药也是从这里来的。

三人看已经快到家了,便放缓了脚步,安步当车。三人正走着,两兄弟发现前面路中间有一白物,两兄弟是那视财如命家伙,便加快了步伐,赶将过去。等两兄弟走近才看清,原来是条两米多长有婴儿手臂粗细的白蛇,正盘成一圈,听到动静,那白蛇翘起头,看向两人。

两人顿时兴趣乏乏,李辉啐了一口吐沫:来只野山鸡也比你强,那还能吃肉,你有何用!那李铭眼睛一转,哥,我们还没吃过蛇肉,不若捉了它尝尝鲜。那李辉一听,十分赞同。

那白蛇看这两兄弟盯着自己,眼神不善,刚要转头离去。一黑影朝自己扣了过来,然后就闻到一浓重的草药味。两兄弟用放草药的袋子,把白蛇装了起来。

老二,家里还有些野人参,我们炖一锅蛇羹,今晚咱喝两盅。那李辉笑着说。这时李老汉正赶来,问道:你们两兄弟在这嘀咕什么呢?

两兄弟一看老爹来了,李辉说道:爹,这些天,我们都够累的,今晚我和老二打了点野味,给爹补补身子。

什么野味,这么好?那李老汉点上一代旱烟,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是条白……。那李辉正要说。被李铭踩了一脚没说出的话又咽了回去。这两兄弟虽然都爱财,但是老大李辉是莽夫一个,没有头脑,只顾一身蛮力。而老二不一样,心细如针,很注意平日的点点滴滴。知道爹对这个最是忌讳。

等李老汉抽完那带旱烟,朝着一松木敲了敲烟锅子。好,今晚我们爷三好好喝一盅。

走了一小会,前面是有一片枸杞子和小红枣地段。正在前面赶路的两兄弟被李老汉叫住:炖鸡,这枸杞和红枣可以让汤更出味,走,我们借着月光采些去。一家人,去采了些枸杞和红枣。这时在路上耗费了有两个钟头了。等回到村里,已到了深夜三更。

三人来到家门口,李老汉一开门,却是“轰隆”一声,家里的正房和偏房不知何故,在此时轰然倒塌。三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幸好路上多花了点时间,否则睡梦中三人就被倒塌的房屋就给压死了。

家里现在就剩下厨房和厕所还没倒塌。当时正值夏日,三人回到院中先洗了洗身上的汗水。

爹,你先在院子里铺张草席子休息一下,这白…野山鸡,交给我和老二处理就行,等做好叫你起来吃。那李辉说道。

李老汉也不争辩,拿了张草席子铺在院子里的柳树下,不一会儿就打起呼噜来了。

那李铭和李辉来到厨房。老大李辉忍不住问:老二,明明是条白蛇,你怎么说成野山鸡。那李铭看了一眼李辉:你又不是不知道咱爹,看到一只黄鼬都让我们拜拜避开走,让他知道是条白蛇,今晚的蛇羹就飞了。

也是,还是弟弟心细。李辉摸了摸后脑勺,李铭笑了笑,然后拿起那装白蛇的袋子,朝着墙上“啪啪”的用力摔了几下,直到里面那条白蛇没有动静。李铭从里面拿出那条全身已经浸出血来的白蛇,放到砧板上,扒了皮,将蛇肉切成十来段。

这时李辉也已架好锅,锅里水“咕咕”的冒起泡来。李铭掀开冒着热气的锅,先放上了两颗野山参,又放了些红枣枸杞,然后把那白蛇肉放到滚滚的开水中。不一会儿,浓郁肉香味从厨房飘了出来。

那李铭又从地窖中拿出了一坛酒。等一切收拾停当,把李老汉叫了起来。李老汉看着桌上的酒菜,不觉肚中咕咕叫了起来。

爷三饥肠辘辘行了半夜的路,这肉闻起来,不禁让人食指大动。但李老汉吃了两口便察觉出这肉味道绝不是鸡肉。连问道:你们说这是什么肉?

李铭两兄弟看瞒不下去,便说:这是我们在路上碰到的一肉蛇,怕爹不吃,便捏造了个谎言。没料到让爹认出来了。

那李老汉看着李铭两兄弟,李铭一脸赔笑,而李辉低下头,没敢看李老汉。李老汉放下手中的酒盅,点起旱烟,抽了起来。

老大,你明天带点礼物去张嫂家,看看王丫那姑娘准备的怎么样了?如果准备停当了,等新房子一建起来就把她娶过来,家里总不能没个女人。李老汉说完,喝了最后一盅酒。

你们俩也少喝点,明天还有活干。李老汉说完,便上茅厕去了。李铭兄弟俩看着李老汉的背影摇了摇头,这人老了,越发的迷信开了。

来,哥,咱继续喝。争取快点把王丫娶过来,那姑娘肥臀美乳,准给咱李家填个大胖小子。李铭半开玩笑的说道。

那李辉笑着说道:有你这么说嫂子的嘛!真是,来,咱喝。

话说那李老汉上茅厕正在蹲坑,突然听到茅厕坑里有奇怪的声响,低头一看,差点吓得跌进茅坑里。

在茅坑里,有一条白蛇探出头。马上挨着李老汉臀部了。那蛇眼泪汪汪的望着李老汉:我好心来提醒你们,房屋今夜要倒塌,让你们避开一劫,你们却狠心吃了我。说完,那白蛇突然冲李老汉飞了过来,老汉闭上眼往后一道退。

可并没有东西上身,李老汉睁眼一看,茅坑中也没有白蛇探出头来,只一条染着血的白色蛇皮,在坑里放置着。

这时李老汉用棍子挑着那条蛇皮,用水冲洗了一下,走到喝的已经咬舌头的两兄弟面前:这就是你们说的那条肉蛇,你们两个混账玩意,嫌自己活的太长了是吧!

两兄弟看到那条被自己害死的白蛇蛇皮,低下头没有说话。那李老汉走到墙根,把那蛇皮埋了起来,又用木块刻上几个字:柳仙之墓。跪在那里念叨了几句。

看着老爹走了过来,李铭说道,爹,一条白蛇能有什么事?

能有什么事,你知道这白蛇为什么出现在我们面前,它是善意来提醒我们今晚家里有灾难的,你们也看到了,房屋倒塌了。你们想想,如果没有白蛇的出现,咱一家子会怎么样?那李铭听到这,低下头,没再说话。

老大李辉说道:那爹,不吃也吃了。你不还吃了几块嘛?那李老汉听到老大这么说,顿时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竟晕厥了过去。

两兄弟连忙把他扶到草席子上,让他躺了会儿。这件事过去了几天,李老汉醒来就说胡话,根本下不了床,浑身发高烧,找了好几郎中给看,也抓了几幅中药吃下去,可是就不见好转。过了很长时间,依旧如此。

有一天,李老汉竟不再说胡话,脑子也清晰的很。半躺在床上,咳嗽了几声,点上一旱烟抽了起来。而李辉兄弟俩坐在炕沿上:辉子,过两天,你把王丫娶过来。让你弟弟这两天到城里去张罗点结婚用的东西,把这个新家好好布置一下,别让人家受了委屈。

李辉、李铭点了点头。李辉到王二丫家,商量这事,而李铭则启程到城里去置办结婚用的物品。就在两兄弟刚出门,那好不容易开始清醒的李老汉突然两眼一瞪,双腿一登,口吐白沫,在床上挣扎了一会儿,竟死了。

而李辉到王家一说这事,王家很是高兴,准岳丈非要留李辉吃几口酒,李辉推脱不得,便在王家吃起了酒。

那李铭赶着头骡子,拉着满满的货物,就在路过上次两兄弟逮捕白蛇的地方。那骡子却停了下来,正坐在骡子车上的李铭,却心生寒意,看了看四周,头皮不自觉发起麻来。李铭用鞭子打了好几下骡子,那骡子就是不走。

那李铭刚想下来,那骡子却又行了起来。李铭嘴里嘟哝着:赶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家伙。可那骡子走是走了,才开始李铭并没察觉什么不一样。可过了一会儿,发现那骡子越走越快,最后竟沿直线跑了起来。

等骡子跑到当初那白蛇盘着的地方,像是受惊一般,前腿高高抬起,只把后面车上李铭掀翻在地,他刚想爬起来,却发现那骡子如中了邪般,又朝后跑来。那骡子根本没注意脚下的李铭,一蹄子踩到了李铭的膝盖部位,直接骨折了。

李铭龇牙咧嘴的骂道:畜生。接着,骡子车上那些绑着重重结婚礼物的车,直接从李铭身上压了过去。骡子没有停下,一会就跑没踪影了。

而李铭,睁大了眼睛,看着前方当初白蛇盘着的位置,竟又出现条一模一样的白蛇。李铭艰难的挪了下被车子碾断的脖子,朝着那条白蛇诡异的笑了笑,一动不动了。

话说那李辉和自己老丈人,直从中午喝到大晚上。末了,王丫看李辉喝快不行了,才不让他们喝了。李辉步履蹒跚的往家赶,等走到村里一拱桥上,李辉听到水里有喊叫声。他醉眼朦胧的朝桥下看去,却看到自己老爹李老汉和弟弟李辉不知为何正在河里喊救命,眼看就要被淹死了。

这李辉连想也没想,爬上桥栏杆,一下扎了下去。“嘭”先是一声撞树声,接着落到河里很多树叶。那李辉没注意到在河畔一颗柳树,枝干一直延伸到河里,头部正好装在树干上,当场一命呜呼,静静的躺在河水里。

就这样,李家三口毙命在了同一天,除了李老汉死前有点回光返照,那两兄弟死前一点征兆也没有。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